主要负责打杂的游戏策划 | 茶 | 拍照 | 酒 | 烟 | 音乐 | 数码 | 。。。。。

文家秀:


1994 搖滾中國樂勢力 


    對於我來說,這是一場一生都會記住的演唱會。我相信,那個年代喜歡這些歌的孩子都是好孩子,也是最有個性的孩子。

    魔岩三傑:窦唯,張楚,何勇。


    1994年12月17日晚上8點,窦唯,張楚,何勇以及作爲佳賓演出的唐朝樂隊所參加的《搖滾中國樂勢力》演唱會在香港紅磡體育館正式開演,現場坐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媒體和近萬名香港觀衆,在此之前,他們很少有機會親眼目睹來自北京的新音樂豐采,而在香港這個中國人的娛樂重鎮中,紅磡體育館向來被視爲偶像與巨星的舞台,人們在這裏壹向只爲娛樂而來,在聲光舞影中求取壹夜歡樂。 

  沒有壹場演唱會像這天壹樣,沒有熟知的偶像,沒有華麗的衣裳,甚至沒有人帶著香港演出中慣見的哨子和螢光棒,他們空手而來,這是壹個沒有人見過,不知道會發生什麽事的演出。 

   在沒有人能預料到的狀況下,這場長達三個半小時的演唱會,幾乎全程陷入了不可思議的狀態。紅磡體育館曆來嚴格的規定阻止不了萬名決心要站起來的觀衆,他們用雙手和喉嚨舞動,嘶吼,他們用雙足頓地,跳躍,連向來見慣演出場面的媒體和保安人員也陷入舞動的情緒中,在香港,幾年來幾乎沒有壹場演唱會像這樣瘋狂。 

   隔天的港台報紙大都以空前顯著的版面報道這場演出的盛況,《搖滾靈魂,震爆香江》,《中國搖滾,襲卷香港》,《紅磡,很中國》,媒體的激烈反映至今未衰,許多評論文章先後對這場演出做出評述,更多文化人和音樂人先後發表許多意見,大家都對演出當天的熱烈反映做出高度評價,也同時提出了壹個問題:到底發生了什麽事? 

  北京的新音樂樂手們帶給港台的沖擊正是來自于此,他們首次證明了偶像不是壹成不變的神話,在香港,這個華人娛樂工業中心裏,有上萬個群衆同時瘋狂于“真實”的力量;他們首次證明,來自聖母大地母親的文化養份能夠讓人産生新的視野和想像,他們見到了久違的音樂本質,發現這是和靈魂相通的線路,因而抛開了慣有的矜持,呐喊瘋狂。而帶給港台唱片業與媒體的沖擊也是來自于此,他們開始相信,商業應該只是壹種流程,壹種制度,商業不是壹種音樂型式。 

   這次演出首次結合來自中港台各方的工作人員,他們都對中國人的文化有壹種強烈的使命和想像,他們大都相信,中國人將會有更繁盛的文化景觀,那也不是來自于虛構的娛樂幻境,而應該是來自于更真實廣闊的創造力量,他們在這場演出中,都看見了這樣的希望。 

  而對于長久和北京新音樂樂手共事的工作人員如我,並不能維持太久的興奮,至少,興奮是不夠的。我們看見過去10年來,他們每個人在音樂中如何投注全部的生命,我看見他們第壹個音符都是生命的延伸,我看見他們對音樂深刻的感情,在香港所帶給人們的沖擊熱潮並不是他們創作的目的,在香港,他們公開告訴媒體,北京才是他們生命的源頭,中國才是他們創作的根,對所有流連于商業商業媒體制中尋求發財致富的人們而言,他們的想法幾近不可理解,我們卻覺得,這才是中國新音樂的本質,站在這個基礎上,我們有更多的未來要去面對,有更遙遠的任務在等待,香港演出的成功,只是壹個開始。 

   在這場演出中,有太多的人需要感謝,無法壹壹盡述,我只能對主辦單位香港商業二台表達特殊的敬意,他們在香港的商業體制中,已經盡力的維持了壹條極難走的路,我們很高興沒有讓他們失望。而同時,我也對香港許多淺陋無知的媒體(並非全部)表達我的鄙夷和憤怒,他們從來沒有真正擦亮眼睛看清這個世界的 **** ,而永遠在捕捉壹些矛盾和差距,是他們制造了這個世界的虛假和淺陋。我很高興看見何勇的坦率直言,他承認娛樂工業的價值,卻否定這個世界只能有娛樂,他戳穿了這個社會的假面,對香港部份慣于逢迎弄人的媒體而言是壹記當頭棒喝,不能不記之。 

  長久以來,我都覺得這是壹個文化倒錯的時代,從包裝工廠産生出的明星偶像在傳播媒介的傳送下普及各方,人們極力在表面中吸取娛樂的養分,而忽略真實的力量.來自島嶼的文化現象,正在以極快的速度襲擊所有中國人的地方,淺薄正在取代深刻,簡單正在取代豐厚,虛假正在取代真實,如果這就是商業體制的法則,那麽多年以後我們可能發現,在泡沫經濟解體以後,我們所留下的文化遺産,也只是泡沫壹團. 

   

--張培仁 



评论
热度(6)
  1. 這些年看過的電影 转载了此视频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